新凤凰彩票 > 腾讯控股 >

增粉软件公众号被封 状告腾讯终败诉

2018-09-12 22:03

  “只需手指轻轻一点,免费实现加粉、快速爆粉,每日可坐收5000名粉丝”……因深圳微源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微源码公司)利用微信公众号宣传推广具有上述功能的微信外挂软件,腾讯采取封禁措施。微源码公司认为腾讯封号没有正当理由且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起诉腾讯。

  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指出,深圳微源码公司在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大量违规违章内容严重影响了用户对微信的正常使用;同时指出,腾讯公司对以上微信公众平台的封号是对用户合法权益的维护,具有正当性,不构成垄断。

  深圳微源码公司是为小型企业提供软件设计服务的经营者,2015年10月6日在微信公众平台上注册了26个微信公众号,核心目的在于通过病毒式营销手段吸引尽可能多的用户关注,宣传推广其“数据精灵”“一键转发”等微信外挂软件。

  比如,深圳微源码公司在“推广服务平台”公众号上发布了大量与刷粉行为相关方法、工具的信息:“免费加粉推广服务平台...最大微商营销加粉软件提供平台...”,在公众号中发布的“常见问题”中包含了“如何加粉、换群”的内容,并具体介绍其方法,以实现宣传推广其免费加粉、快速爆粉等外挂软件的目的。

  深圳微源码公司宣传的“免费加粉、爆粉”“微信群好友一键添加”等功能的软件,实现了正版微信不具备的功能,不仅篡改了微信的运行规则,还严重干扰了用户正常使用微信软件。腾讯将深圳微源码公司经营的26个微信公众号采取了封号措施。

  深圳微源码公司认为,腾讯在中国境内的即时通讯软件及服务市场上形成垄断,对其微信公众号进行封号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遂将腾讯诉诸法院,并提出了9项诉讼请求,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腾讯停止封号。

  对于腾讯在相关市场上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争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深圳微源码公司行为是发生在微信平台上,但是直接指向“微信公众号服务”。微信公众号服务不能等同于微信产品。“微信公众号服务”与“即时通信服务”在产品特性和用途上有重要区别。

  相对于微信的基础即时通信服务而言,微信软件的各项增值服务,比如微信公众平台、微信支付等具有高度独立性,在各自的领域独立地与相关互联网产品或服务产生竞争。从微源码公司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宣传推广其外挂软件的需求来看,相关市场应该界定在互联网平台在线推广宣传服务市场。

  法院认为,深圳微源码公司主张本案相关商品市场界定为即时通信和社交软件与服务市场,没有清晰互联网平台基础服务与增值服务之间相互独立的关系,偏离了其对微信公众号作为宣传推广需求的本质。

  除了微信公众号这一宣传途径外,自办网站、微博、搜索引擎、QQ空间、优酷等互联网平台也是原告推广其外挂软件的渠道。“深圳微信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的新浪微博,半年内积累了20万粉丝关注,发布了176条宣传推广外挂软件的微博;“数据精灵团队”的优酷自媒体,有60.2万粉丝关注,截止2017年6月已经发布视频近400个,并且各个平台发布的内容高度一致,相互之间具有紧密的替代性。

  法院审理指出,从深圳微源码公司在其他平台宣传取得的效果来看,新浪微博、自办网站与搜索引擎、社交网站、视频自媒体等互联网平台完全可以有效地替代微信公众平台,所以,腾讯公司在中国大陆在线推广宣传服务市场上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研究所竞争法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晋认为,法院的认定思路是合理的。界定相关市场是反垄断案件的起点和基础。相关市场包括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微信平台是一个提供多种服务的综合性应用平台,集成了包括即时通讯、移动支付、游戏、微信公众平台等多个功能。由于微信公众号主要向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媒体传播和媒体等服务,与即时通信服务存在差异,因此在界定相关商品市场时,有必要从用户需求来考虑这种差异,即产品的特性和用途。本案中,法院注意到了当前微信公众号有着商业化的趋势,没有将微信公众号服务直接等同于微信本身,是符合实践发展的。实践中,微信公众号这种在线推广宣传服务功能,存在多种线上平台替代,如法院所提出的新浪微博、经营者自办网站、搜索引擎、社交网站等等。忽略微信公众平台的特定功能,简单笼统地直接认定相关市场,进而得出微信产品具有垄断地位是不符合法律思维的。

  因为深圳微源码公司利用微信公众号发布、推广的微信外挂软件,“一键转发”“免费爆粉”“通讯录好友一键添加”等功能,严重影响了其他用户正常使用微信软件,微信公众平台依据《服务协议》和《运营规范》对深圳微源码公司涉案的26个微信公众号采取了封禁措施。深圳微源码公司认为腾讯对其实施了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和“差别待遇”。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微信公众号的注册运营行为如果不加约束,则可能会对其他微信用户正常使用微信软件产生影响。深圳微源码公司在涉案公众号中反复多次发送大量违规违章内容,腾讯对其实施封号措施不仅具有《服务协议》和《运营规范》的合同依据,也是其作为微信公众平台运营方,保护广大微信用户免受垃圾信息的反复骚扰并维护微信公共秩序的职责所在。

  微信公众平台《服务协议》和《运营规范》本质上没有违反法律规定或损害社会公众利益,腾讯公司对深圳微源码公司公众号封号有助于维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公共秩序,净化微信公众号的运行环境,保障广大微信公众号用户免受违法行为的骚扰与侵犯,具有积极意义。

  并且,深圳微源码公司也确认除涉案的26个公众号被封外,其他运营的公众号依然可以正常使用,证明腾讯封禁判断依据是公众号的使用是否违规,而非运营主体身份,并不存在区别对待。

  法院还指出,腾讯作为平台运营方,有责任维护微信公众号的正常使用秩序,净化微信公众号的使用环境。因此,腾讯封禁深圳微源码公司推广外挂软件的公众号,具有正当性。

  浙江省法学会竞争法学研究会会长、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院长王健教授认为,判断一项行为是否构成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要进行合理分析,要详细分析有无正当理由。以此案为例,腾讯公司针对外挂软件采取的封禁措施是根据《运营规范》和《服务协议》作出的,有着充分的合同依据,属于微信平台运营方应有的权利。同时,也是腾讯公司履行互联网平台运营方净化微信使用环境和互联网公共秩序的社会公益义务。从实际效果看,这些封禁措施保障了广大微信公众号用户的合法权益;从现有证据看,这些封禁措施并没有排除、限制了竞争。